夜未央


  春季一手描花如瀑,心安,整齐似湖。

  直到桃花簌簌辞柯,于眼中徐徐而落,却不知何时匆匆完结。

  ——雨天外出,有枝上绿意的清新,屋顶雾色的空蒙。

  槐香九陌,蝉鸣一枝。

  由此觉察——Summer is coming!

  开始期待蝉鸣的寂静,夜色的慵懒。

  梧桐影下的点点亮斑,燥热里清静悠闲的适感:摇椅、清茶、宽蒲扇。

  季的银河,夜幕上扎满玲珑的辉光:人马座、天琴座——通透的夜不是哪里都有,数着一个又一个熟悉的星座,想着一个又一个美好的传说……在屋顶仰卧时,收到一颗流星划过,是许愿还是回忆?

  多少次,我们仰望。

  多少次,我们联想。

  是和谁一起呢?十指相触的时候,双目交汇的时候。

  星汉西流,微风徕香。

  看着你,忘却回家的时间,忘却那个并不繁复的小小世界……

  但浮生急景,别有经时。

  只是神奇的故事,古老的传说,和一代代不尽相同的童年回忆、少年韶光,伴随我们生生不息——亲切如昨。

  搁笔,夜已涂黑。

  要是乌云散去,有澄澈的夜空,最配幽凉璀璨的盏盏寒星。

TAG :
挖坟

辞柯


  见过的玉兰只两种——

  一种如盏,一种如莲。

  皎白干净,有瓷的质地,玉的通透。

  木上开花,没有叶的陪衬,显得纯粹。白也不似杏梨匆匆,满扎枝桠的丰饶,在三月繁花似锦的富集里显得独立。

  花瓣厚实。在和风里听到玉兰置地的声音——

  ……

  谢而不败,有丰满的汁液。这时才肯拾起,有时要偷偷跳过万年青或跨过围栏,收好了,串成一吊;白棉细线,轻而柔软。

  自己把玩或拿去送人,后来渐渐枯萎。

  若遇到粗大的玉兰树就太好了。也许是一株在庭院里,比迁居此地的家族还要古老。树和人一起,欣欣向荣。

  代代相依。树下有追逐有嬉笑,轻摇的蒲扇、绵密的清谈;树上有融融的满月、盈盈的鸟鸣。会有少年上学出门时与他挥手道别。

  会有人注意到玉兰花瓣落地的声音。

  玉兰辞柯——一树的芳华娴静不能永驻。这样的故事会随着家族,口口相传……

TAG :
玉兰
挖坟

画屋


  想谁呢你?

  房子

  ……

  我也想。

  你看——红房子,双层的有个小阳台,还有阁楼……

  我想——青瓦、白墙、镂花窗,雕梁画栋,活色生香。

  不。要南面落地窗里嵌着一面湖,东面窗棂含着青山白雾。

  是门迎绿水,屋傍青山。

  门前再种两棵大树——

  枝丫合抱,阴实叶满。

  对,找根粗杈系上秋千,两根麻绳,一块木板,不费事。树最好夏末开花,白色的一盏一盏就像玉兰,有风漫过,满屋香气呀。桂花也好,槐花也好,又白又香,还能收来吃呢……

  不如——屋后再栽片果树,桃花杏花,粉白相见。

  就是就是,也不去费心打理,随便结个仨瓜俩枣就行。还要弄些盆栽来:菖蒲芭蕉茉莉海棠,荷花怎么办?

  青花白釉大瓷缸,储足淤泥,蓄足净水,两尾锦鲤,几盏睡莲,阴雨天就和芭蕉一起摆到外面去。

  哈!——还有宠物……

  一匹白马,风骏白驹,肌肉匀称,骨格清奇,最是俊逸。

  小白!叫小白吧。那——室内嗫?

  阿切(恐怖宠物店里凶悍的山羊)。

  不要!

  要啦要啦,看个门啥的?

  就是不要!咬人!

  不怕——把他栓到书房里。

  书房?

  恩,书图四壁,妙墨丹青,窗明几净。一注热水,几丸青茶,气色沁水袭人,见得盈盈满满一水江南。自持书笺,安心写作,白纸黑字。旧书纸叶微微泛黄是岁月的陈列,看起来最是舒服。还有一扇苏绣画屏——刺上春枝、秋月、冬雪、夏虫。窗上罗绮做帘,白底青花……

  滚边蕾丝做窗纱——要无纹,素气,看得透与不透,是吧?然后嘛——桃木地板,打上蜡,置一张手工织毯,红色布艺沙发,各色四角抱枕,大大软软的双人床!一架三角钢琴,白色的。还有墙要好好粉刷,费些力气不要紧……

  (晕——不太匹配啊)

  吓——能住进去真是幸福咧!

  好说~~~择个黄道吉日,十里红妆、八抬锦较、鲜车桂马、银灯画烛、红纸包香——迎你过门好不好?

  ……

  恩……?!

  ——去你的。


  ——同桌而已,别误会。

  
  别误会。

  同桌而已。

TAG :
房子
同桌
挖坟

莫逆


  岁末,一一聚友。

  知旧,没有寒暄,落落然,直像从未别离……

  也有人若初见既而陌路。

  旧时莫逆,常有不约而同,是心有灵犀。

  有心思就念及那人,笃定他对自己的了然,是心灵的相照

  教室。日光颐和,沁浸齿棂。

  未言,相视而笑。

  ……

  即兴的言语,竟字字相扣,声音也是严丝合缝。

  过往只言片语,便已会意。

  如今心意繁杂,每每辞不达意,语塞半言,谁知他从容接道——

  “我知道”。

  倾盖如故,白首似新。就是这样。

TAG :
岁末
相照
挖坟

附庸风雅


  须仲晴好,轻衣广袖,三五好友,识得风孩儿面,沐得薄雨贵如油。

  若有人兴起,诌诗一首,定要拣冷僻的佳句来应对: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  不然笑骂他人附庸风雅也好——最怕人畏寒、游重载,煞风景。

  只是纵然风旋踵、良辰易得——这班风流朋友叫你哪里去找呢?

TAG :
挖坟
回到此页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