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盈握


  "下了=^__^="

  他发信息来,不知是窃喜还是兴奋地想到我——这里没得下(江南……真下了唯恐冻死)。

  冬会初~

  像一切悦人的约定俗成,恬常而令人期待:春枝、秋月、冬、夏虫……

  一个人匆匆碰到,另一个人被幽幽记起……

  侧倾歌——那边冰凉的盈盈一握,这面眼红得紧!

  家里的不会爽约:怀纸之柔,通体菲薄。

  又到岁末

  ……

  吹如织——再一次醒来见到窗外绵密的织体,仿若芳歌沁浸耳侧~

TAG :
岁末
挖坟
回到此页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