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不是遗照

lanceeblogbus


5日下午五时左右,织水为綃 无法访问,Blogbus 域名不予解析 。QAQ(而我没有备份)
GFW这样是不对的,你做得越绝愚蠢得越昭然。



大学里最好朋友说过:做个现代人真好,一生下来便超过了许多圣贤;意在我们可以更为便捷而广泛地继承人类的智慧,古时由铁与血换来观念的改变如今已成常识。

而如今我们所意识到的,在墙外早已常识:judicial independence,free speech;

在国外的“法庭戏”(比如「哗变」「杀死一之知更鸟」)或演讲与口才中经常见到主人公为自己辩护时引用宪法,而在这里宪法总是被赋予多样的解释,司法好像big brother的侧室;于是有了某种“因言获罪”,宪法说你有表达的自由,但司法有禁止你表达的自由,怎样禁止是可以解释的。

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”,“不然你说怎样”,“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”……周围充斥着这样的声音;一个知识尚浅的年轻人,了解自己如何去做,见识更多(往往要翻墙实现)学习更多,通过比较和思考来判断──可以不相信我的表达,但要相信人类的智慧,怎么会没有办法呢?尝试找到这些办法是现代人的责任,“现代”不只是从时间的意义上划分的。

而“现代”有什么是不能付诸公论的呢,“敏感”的东西就不可以。因为在言论的洪水猛兽面前人民弱小而无知,而我们通过“人民代表”制度来实现民主,支持这种民主的可以入党,不支持的入狱──所以说聪明、真诚,党性三者是不可兼得的。

记得马哲毛概课上的老师提到“以史为鉴可知兴替”──尚不足百年的党史是面好镜子。

之前买了译文再版的「1984」,乔治奥威尔1948年绝笔的“预言之书”──2010之际,那个预言会不会在“大中华区”再度实现?也许当网络上的言论格调一致的时候,我们会想起奥威尔同时代的另一位作家──“和谐”你的名字叫“媚俗”。

当然每个时代都不乏从培养皿(Matrix)中觉醒的人类,如今,他们之中的确有很大一部分于90年代后出生。也许是从80年代后出生的人那吸取了教训,对90年代后出生的人就尤为关怀,生怕孩子见得多了学坏,索性再来一次闭关锁国──不同的是上次是过于自信了,这次是太不自信了。

但有一种鸟儿是关不住的,每一片羽翼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;越是要将它禁锢,那美丽的twitter便啼鸣在更多人的窗扉。

戳破皇帝新衣的是年轻的孩子。

而老皇后还在那面小镜子前“以史为鉴”:魔镜魔镜你说谁最漂亮?

该和童话相差不远,毕竟革命家也年轻过。
TAG :
BlogBus
GFW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发表留言

Private :

No title

同杯具~~咱的Blog群组只还剩FC2临时Blog了~~

我把大巴的搬过来了,按大巴豆瓣小组里的某方法。还有之前用4624另存的...差不多都齐了。自己再把乱码的一些删掉了。

ps:某友人今天也跟我说他买了[1984]...我还以为...

Re: 没有输入标题

> 我把大巴的搬过来了,按大巴豆瓣小组里的某方法。还有之前用4624另存的...差不多都齐了。自己再把乱码的一些删掉了。
>
> ps:某友人今天也跟我说他买了[1984]...我还以为...

大巴说他会回来的?现在感觉fc2的编辑器好用些(代码生成没bus那么混乱);还以为“就是她?”

Re: No title

> 同杯具~~咱的Blog群组只还剩FC2临时Blog了~~
才知道怎么回复 - -|||, FC2之后自建吗
回到此页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