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叶深处又翩翩


  记忆中零落的,去拾起,种下,等待来年春暖花开。回忆不过是用过去来温暖现在,算不得对现在的逃避,没有罪过,用完了,再冻起来,封存在心之一角,酝酿。也许痛和错,血和泪终被时间的刀落雕琢得玲珑剔透或抹平,没有疮疤、呻吟,因为流年似水,刀落无痕。

  春风吹落了桃花依旧,寒月在千古吟咏中圆缺。无论你在为何奔走,停下了,便黯然神伤,梦亦如此。走过的地方暗香馥郁,数里盈溢,你若有心,回眸间不住地吮吸那水灵灵的往昔,它竟如莫奈、塞尚涂出一般,印象而已。模糊的美富有意象的空隙,禅之未尽的余味。于是回忆便用美去美化美,过去也流淌着新意,寄生着对未来的憧憬,美好琢然而就。

  曾想琼山磊玉叠翠,青得流将下来,染绿了潺潺的水;又有诸班红叶黄叶,水彩斑驳,过度间你推我挤,浑然不辨其界。上有宝蓝苍穹,空明,美若刚玉;好风织雨,润物无声,造化了那举目无疆的草野上朵朵雏菊。破晓的太阳像一颗浓糖,在天水里晕开,溢出了山,渗透了夜的缝隙;黄昏,余辉烧起辉煌的霞和着田里麦浪起伏的琶音,为山和麦芒的剪影镶上一道璀璨的金边。这一切无不倾泻于不倦的流水——那涟漪间的倒影,凝碧的波痕。

  然,市井无山,日出失去了依傍,无水,日落失去了抚慰。没有了依山而出傍水而落的渲染,我暖化了那一角寒冰来浇灌干涸已久的心田。

  愿梦将不负憔悴在季节里的容颜,像春花后的秋实,像明月使有情人千里婵娟。

  梦里花落知多少,心叶深处又翩翩……

TAG :
记忆
山水
挖坟
回到此页首